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无限恶堕】(第三节)(02-03卷)【作者:无限恶堕】:


字数:1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节:第二卷

  林杲又舔了半个钟头,律子这才叫林杲停,律子站起来,然后穿回律子的高跟鞋,林杲立刻失望起来。

  「怎么样?」律子笑着对林杲说:「你是不是还想继续舔我的脚趾?」律子伸出一条腿,用律子高跟鞋的鞋尖去逗林杲的嘴唇。

  「不要走,求求你了」林杲像一条狗一样向律子苦苦的乞求。

  「你放心」律子满意的对林杲说「以后的的每一天我都会给你药吃,到那个时候,你不想做一条狗都不行了,我想在那个时候,你每次见到我,都要像一条狗一样的爬到我的裙下求我让你舔干净我的高跟鞋呢!」

  「我求求你,让我舔你的脚趾,不要走呀,我再替你舔一次高跟鞋吧,求求你了」林杲已经迷失了自我,林杲现在的样子比一条可怜的狗还惨。

  这个时候律子高高在上,像一个女s一样,律子当然不会去可怜一条狗得只配跪在律子的脚下替律子舔干净高跟鞋的狗了。

  「真是犯贱!」律子举起脚,用律子脚下的高跟鞋踩在林杲的头上,一用力,一脚将林杲的头狠狠的敲在地板上。

  「懂得求我了吗?」律子小道「那以后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以后你每次见到我,就要像狗一样的爬到我跟前,自动的舔干净我脚下的高跟鞋,本小姐如果高兴的话,就会让你这支贱狗替我舔干净脚趾。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要你当一支吃屎狗,要你一辈子都吃屎喝尿!」林杲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律子的头就像一个脚凳一样的让律子脚下的高跟鞋踩在侧脸上。

  「* 狗你听清楚了吗?!」律子一边问一边用律子脚下的高跟鞋狠狠的去踩林杲的脸。林杲被律子踩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痛,痛,啊……」林杲一边叫着一边流泪。

  「穿着高跟鞋踩在脚凳上面真是舒服。」律子一边踩一边笑「痛?谁痛呀?你吗?脚凳不是让人踩的吗?我现在突然觉得这沙发高了点,坐下去的时候总是觉得我的一双脚不舒服,好像就是少了个脚凳,这回好了,有你的脸给我当脚凳了,呵呵……」

  不管林杲喜不喜欢,决策人是律子。就在大约八点钟的时间,律子带来了一个林杲非常害怕的人来看林杲……正是女王Lucy。

             ·分割线·两天后

  室内的灯下,全裸的林杲被用手铐彻底将四肢固定在椅子上,只能无助的感受着到下体正在被一双戴着类似乳胶手套的一双小巧又灵活的手不断的套弄所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已经对林杲的敏感区域了如指掌的女王lucy刺激十分的精准,速度并不快,但每一次的摩擦都令人回味无穷。

  现在,女王lucy跪在林杲的面前,淫秽的笑声贯穿林杲耳。

  调皮的小手轻轻地有节奏感的拨弄着龟头,感受着林杲在女王lucy手中无助的跳动的阴茎在逐渐涌上精液。

  今天为期一百天的射精管理中的第88天,也就是说挺过今天的调教,再有11天就能被允许射精了。

  这两天经过了两天的每天最少6次的寸止调教,加上今天刚刚进行的五次寸止,全身几乎已经敏感到了只要被女王lucy用手在脖子上轻轻划过,或者在耳边轻轻吹一口气阴茎就会完全勃起的状态。除了射精以外,林杲几乎已经考虑不了别的事情了。

  「嗯嗯,加油加油,今天最后一次了哟,明天的调教过后就可以开心的发射了呢。」

  女王lucy一只手捏住了根部,另一只手精心的开始刺激龟头的底部的冠状沟,动作依然不缓不急,林杲忍耐不住开始发出可耻的呻吟。

  「现在还不行哟。」当林杲距离射精越来越近时,同时用手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律子,「你看,你的女神看着呢,要是射了你可是出轨了呢,要是你能忍住,那就证明你能经得起诱惑,我才放心能把律子交给你呢,我这是为你好。」
  看了一眼旁边的律子这一下吓得林杲一下子萎了,忍了为了心中的女神女王lucy的手指的动作却越来越慢,如同爱抚一般,越来越有耐心。

  女王lucy精准的感知寻找着林杲射精的瞬间,尽量的延长所谓的冲刺阶段。

  林杲只能在这挣脱不掉的快感中张着嘴不断地喘着气,太过舒服导致呻吟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女王lucy的手法并不是那种一般自慰时那种轻浮的快速上下套弄,而是尽量用力握住,缓慢的,仿佛要让林杲的阴茎充分的感知和乳胶摩擦。与快速套弄的刺激不同,这种厚重的快感虽然不能让你一下子射出来,但却是一步一步,结结实实的将你推向悬崖的边缘。前列腺液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

  忍耐寸止,顾名思义,就是要林杲从源源不断的快感中用主观意志来控制,忍耐射精。

  「要……要射了……要……」林杲张着嘴巴,拼命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真的吗?给我忍住,绝对不许射出来。这是背叛你知道吗,当着你妻子对别的女人外射,后果你应该知道吧,律子可是最讨厌被背叛的」女王lucy严厉的低语着。

  女王lucy就像在做某种精密实验一样无比专注地盯着林杲勃起到充血的下体,恶魔一般的爱抚依旧充满着耐心继续着。

  林杲不得不咬紧牙关,盯着天花板,拼命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妄图让下半身不断缓慢被堆积的快感在阈值下惊险的摇摆。

  「不准看天花板!难得我在照顾你怎么可以不好好地感受呢,看着我,不准看天花板。」

  他再次把视线移向一心一意折磨已经勃起到发紫的大小姐。

  「这才乖嘛。」女王lucy诡秘的笑了。「要是射了你知道会怎么样吧,你期待了那么久的『糖』可就变成『了鞭子』了哟。」

  「嗯……?有那么舒服吗?真的到极限了?之前不都是这样过来了么?今天怎么了?」

  「呜……呜……嗯……」

  林杲艰难的从牙缝里泄出了细微的呻吟之间回答了女王lucy,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绷的紧紧的,只要身体放松一点点,那白色的液体就会喷涌而出吧。
  「真拿你没办法呢……那这样吧,最后五秒钟,忍住了今天的调教就彻底结束了哦。」

  「5~ 」

  林杲的绷紧的双腿在不断地痉挛。

  「4~ 」

  被铐住的双手死死的抓着椅子扶手。

  「3~ 」

  林杲拼命控制着自己的腰部,青筋暴起的本体已经承受不了在这之上的任何细微的刺激了。

  突然,女王lucy的玉手离开了林杲的阴茎。

  「奖励你两秒~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林杲就像触电一样抽搐着拱起腰部发出了依旧未尽的痛苦的呻吟,然后摊在椅子上,像快要被溺死的人突然被拽上了岸一样,张着嘴不断地喘气。

  「啊哈,就是这个表情。」

  女王lucy轻抚着林杲的脸颊后吻了吻林杲的喉结。

  「真可爱……太棒了……做的好,成功的忍住了呢。」

  女王lucy站起,轻轻地抚摸着林杲的头。

  「不过你刚才骗了我吧。」女王lucy的语气瞬间冰冷了下来。

  「什……什么……」

  「我说你骗了我,你明明说了『要射了』却依然忍耐了那么久。」

  「不……不……因为……女王大人你让我忍耐的啊……」

  「哼,还敢顶嘴?」

  「不……对不起……我……」

  「那你明明可以忍耐,为什么要说『要射了』?我说过了吧,只有真正要射了的时候才允许说『我要射了』。」

  「对不起……对不……」

  「哈,我说过了吧,不把阴茎刺激到最极限的状态寸止就没意义了。我以为你不行了才放过你,没想到你还能挺住,这样我根本不知道你的极限是多少啊,算你成功呢还是失败呢?」

  「不……不是……林杲」

  女王lucy幽幽的再次跪在了林杲依旧挺立的阴茎面前。

  「敢对我说谎,惩罚加一次寸止……其次刚刚还顶嘴,再加一次。律子你来,看了两天也该你出手了」女王Lucy嘴角露出一丝觉察不了的微笑。

  开玩笑,律子根本就不知道男人的极限在哪更别说寸止了。这不是明摆着要林杲犯错误么?

  「两次?不……今天我已经……我已经到极限了……再寸止下去我会……」
  「不是说了不许顶嘴了吗,那再加一次好了。」女王lucy嗔怒道。
  林杲不敢再说话了。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几天之所以能成功忍了下来还得靠女王Lucy暗中提供给律子让她偷偷喂林杲服下的药物,很有效的抑制了喷射,说白了这种药物吃下去感觉就是和伟哥一样全身发烫很需要女人,只不过这是同性恋受哪一方用的伟哥,很有效抑制荷尔蒙的喷射。

  「这才乖嘛。律子,还不过来?」

  律子缓缓地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只见今天律子穿的竟然是之前女王Lucy穿过的女王皮装,这件衣服是组织发给女王lucy的,因为迷恋lucy的体味所以律子偷偷地偷来穿的,渐渐地有了魔装的女王lucy也就没有说什么,后来就成了律子的私有物了,之前一直没在林杲面前穿过,直到前几天女王Lucy到来,还给林杲上演了一出当场换装show。

  当着林杲面lucy给律子换上,香艳的画面差点让林杲把持不住。

  林杲自己也不知道,明明这几天都快要射了,可怎么为什么怎么样也射不出来。

  只见律子慢慢跨上林杲被拷在椅子上的身体,柔顺的秀发沙沙的扫在林杲的锁骨,黑色皮裤包裹着的双腿勾在林杲的大腿上。

  女王lucy坐在一旁看着,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和西瓜一样大的肚子,全身除了一件之前给律子的柳钉内衣已外,竟然什么都没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魔装呢?女王Lucy怎么怀孕了?

  律子那边灵活的腰部使那件皮黑色的女王衣富有深意的在林杲已经出了一层细汗的小腹上不断地画着圈。

  律子默默地趴在林杲的胸口轻轻地舔舐着林杲的左乳首,有些失神的林杲已经无力再去发出声,温润的小舌快速的拨弄引得刚刚被从地狱里拉回来的林杲上半身一阵颤抖。

  或许这是对林杲的补偿,一丝最后的温柔……

   ·穿越时空的分割线·时间回到女王Lucy对着丈夫口述时刻

  好了还有几天,我们的小林同志或许就解脱了,得到了律子,又或许陷入地狱,这点先不去说他了,我们现在先来看看,女王lucy为什么怀孕了?魔装呢?

  之前说到,女王Lucy在把自己的处女鲜血奉献给魔装后得到了一个能力就是液化,之后逃出了郊区城堡,再之后,化了个浓浓的烟熏装改头换面就回到了组织,她开始想要着手调查,到底是谁陷害了她。

  说是画个个装就改头换面那是说得简单,也证明你们不了解女人,要知道女人可都有几张面具,平时不化妆的女王lucy一下子浓妆艳抹,头发再遮一下还真的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了。

  画好装的女王lucy回头看了一眼窗台的一盆植物,植物已经开始发芽,没人知道这盆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也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神秘组织的成员只知道这个神秘的女人是在几天前加入的,好几次对着窗台的花苗发呆,只是没人知道这盆花其实栽种了一个人。正是女王Lucy的老公,小莉。

  「好了,基本上都告诉你了……」

               ·分割线·

  地点是一处街角,一位美女正拿着手提电话。

  「怎么,想我了吗?呵呵,看我明天怎么好好的蹂躏你吧~ 好,先这样……」蕾挂掉手机,回过身准备锁门,突然一只捏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手从后面一把按在了蕾的嘴上,要将糅成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往蕾的嘴里塞。

  「呜?!」蕾的双手被拧到背后,嘴吧很快被捏开,接着,那一团丝袜就被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被人用一条红布勒住了嘴吧,将嘴巴堵死了。

  蕾感觉对方至少有两个人,而且是女人,因为她闻到了从她们身上发出来的香水味。

  「呜!……」蕾的外套被扯了下来,露出了她「上班」时的女王装,低胸的露背蕾丝束腰,黑色的长筒丝手套,吊带长筒黑丝袜和红色的高根鞋,她的双手被拧在背后,让人用绳子捆住了手腕,然后接着,她站立的双腿也被人用绳子一圈圈的从脚踝开始,慢慢的往上一直捆到大腿,将她的双腿紧紧的捆在了一起。
  「穿的真性感呢,我们的女王陛下的胸部真是好大,来,我帮她把胸部勒的更大一些吧~ 」一个看上去20多岁的束发女孩,拿着绳子,将蕾的酥胸根部紧紧勒了好几圈,然后来回系绳,将蕾的身子捆成了标准的龟甲缚,然后在蕾的腰部将绳结下方的绳子拉到了蕾的双腿之间,穿到屁股后面,紧紧的勒住。

  这是一个女人,面容称得上女神级别,身材傲人到任何女人见了都自行惭愧,衣着大红乳胶长裙却在外罩着保守到连小臂与都遮住的斗篷,与周围行·事开放的环境格格不入,只是她说出的话和声音,却是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呜哦……」蕾被勒的兴奋的娇叫了一声,现在她已经被两个女孩用绳子捆了个结实,修长的黑丝美腿被上下8道绳子整齐的缚在一起,双手更是被反吊着系在颈后,动也动不得。

  「好了,动不了了吧?她穿着这身衣服真是性感啊,估计要是男人捆她,早就把持不住了呢?」束发女孩坐在蕾的身边抚摸着蕾的美腿笑道。

  「对,她的蕾丝花边真好看,我也想穿穿看呢~ 」另一位长发的也是20多岁的女孩说道,两个女孩面容娇美,身材也很好,蕾没见过她们「好了,人已经抓到了,该带去见买主了呢。」

  「别急嘛,我想和她好好玩玩再说,这里的道具那么多,真难得……」长发的女孩握着一条鞭子笑道。

  「摇,买主还在等我们呢。」

  「玫,急什么,耽误一会也无妨,这位女王姐姐长的好漂亮,我真的忍不住了呢~ 」摇笑着朝蕾高翘的屁股上抽了一鞭。

  竟然是摇和玫……

  此时的摇已经完全褪去了稚·嫩,风情万种般的迷人。完全无法猜测在摇身上究竟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她这一身看似保守却忍不住想让人一探究竟的打扮,更是让人体会到了一股颇深的城府,只要是男的几乎都双眼黏在她身上挪不开,而她眉宇之间对世间万物的淡漠。

  「呜?!……」蕾痛的娇叫起来。

  玫一把拽住了摇拿鞭子的手,将鞭子夺下来扔到了一边。

  「行了,等把生意做完了,回去我让你玩个够好么?赶紧把她弄下去。」
  「好吧~ 」摇有点舍不得的样子,两个人先用一块黑布蒙了蕾的双眼,然后用一个麻袋将她装进去,系上袋口,看着外面没人,便合力将她抬到了楼下的车后箱中,然后盖上后箱上了锁。接着,两人钻进汽车,在夜幕中开着车飞驰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两人再次将蕾抬出来,解开了袋子,扶着她朝前挪去,因为被蒙着眼,蕾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到周围是暗淡的灯光。
  「人我们给你带来了,交钱吧` 」玫笑道。

  「两位美女果然办事麻利呢,看来今晚我可以抱得美人归了。」说话的是个30多岁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箱子,他说着便将箱子扔到了两位美女的面前。
  「呵呵,人交给你以后你想怎么玩随便你,不过钱可不能少哦」玫笑着接过箱子,打开一看,里面不是钞票,却是几大捆绳子和两个塞口球。

  「你是什么意思?」两位女孩问道。

  「呵呵,我就是想请两位美女一起共度春宵~ 」男人亮出了手抢。

  「你?!……」

  「早听说你们俩绳艺了得,今天不知可否让我欣赏一下你们两人对捆的技术?」男人笑道。

  玫和摇无奈的拿起绳子,转过脸看着对方。

  「开始吧,美女们,捆完了我可是要亲自验收的哦~ 」男人笑道。

  「没办法了……我们开始捆吧……」玫叹道,于是和摇同时将绳子套住了对方的脚踝,然后蹲下来互相捆着对方的双腿。

  「捆紧一点,我在看着呢~ 」男人笑道。

  玫和摇在男人的监视下,的确捆的很紧,也很认真,从脚踝开始,两道两道绳子往上捆去,一会两人就将对方的双腿紧紧的捆在了一起。

  「很好,接着到身子了,你们记得要把你们的美胸好好的捆出曲线来哦?」男人坏笑道。

  「哼,就如你所愿吧。」玫没好气的答道。

  于是二人用捆绑蕾的方法,分别将对方的身体用龟甲缚的方式缚起来,并且互相勒起了对方的胸部。

  「啊!……摇你勒的太紧了……」| 玫被勒的娇叫道。

  「呀啊?!……才不是,玫你才勒的太紧,我的胸部都变形了啊?……」
  不一会,两人在呻吟中把对方的身子好不容易捆好了,便背对着背,开始背起双手互相捆绑,这需要很高的技术,两人显然经常玩这个,竟然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很快就将对方的上臂捆好,紧贴着后背,然后是前臂,再到手腕。

  「很好,看来你们很自觉嘛,手腕要捆的很紧才行啊,对,再收紧,收紧!」男人笑道,玫和摇在男人的监视下,将对方的双手手腕都死死的捆在一起,动也动不了了。

  「都捆好了,你自己来看吧。」玫说道。

  这时候,男人才走过来,先是检查了一下二人捆的紧不紧,有没有故意留下活结方便挣脱,出呼他的意料,二人捆的真的很紧,看起来想挣脱十分困难。
  「很好,看来你们没有偷懒呢,作为奖励,我就帮你们把塞口球戴上好了~ 」男人笑道。

  「等等,你究竟想把我们这么样?」玫问道。

  「呵呵,你们说呢?」男人坏笑着用手捏着玫俏丽的脸蛋,然后用塞口球塞住了她的小嘴,将带子在脑后扎紧。

  「呜!……」

  接着,摇的小嘴也被封死了,两人背靠着背站在那,动也动不得。

  「两位小姐的捆绑功夫果然高强,但是只怕解绳的功夫也是一流的吧?为了防止二位小姐逃脱,我专门准备了这个。」男人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卷胶带,扯开来将两位美女的双手握拳用胶带包裹起来,防止她们用手指解绳结。

  「呜……」玫和摇扭动着被紧缚着的身子,无奈的看着对方,没想到这次交易竟然被人给阴了,将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然后,男人将三位大美女一个个抱进了自己的车后座,看着她们双手被反缚,双腿紧紧的被捆着并拢在一起,相互挨着坐在后座上不甘心的挣扎的美态,他得意的摇上了车窗,朝自己的住所驶去。

               ·分割线·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男人把三女拉出车内。

  这是一个四合院,男人分别把他们分到不同的房间,之后径直来到了中间的房子。

  关上门,一道人影缓缓走了出来,竟然是女王Lucy,此时她戴着半张面具穿着的是一件大风衣,上半身裹得严严实实的。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男子全身不断抖抖动,倒在地下,不一会儿竟然化成了一滩黑色的液体。

  女王Lucy的径直走了过去,缓缓地走到黑色液体中,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黑色液体爬上了女王Lucy的双脚,最后竟然从下体进入了lucy的体内。
  在女王lucy风衣下的遮挡着的肌肤悄然发生了变化,浮现出了一条条黑纹,看上去有点类似于豹纹,却是黑色的。

  这就是女王那次破瓜之后带来的能力,虽然可以利用黑色液体的力量,变形,只不过每次使用她身上都会增加一道黑色的条纹。

  「先从谁开始呢?」女王lucy喃喃自语。「时间不多了……」

               ·分割线·

  不知不覺已過了四天,在這四天裡,先说蕾。蕾是组织的幕后boss,只不过她的身份没人知道,而且她也是个s,经常偷偷地出来「挣外快」就比如之前,然后就忽然被人抓到这里来了。

  蕾醒过来就见到自己穿着一件帶拉鏈的乳胶內衣,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晚上,她就拉開拉鏈,自慰,這使得她的身材越來越有女人味,的胸圍,乳房尖挺,頂端鑲嵌著粉紅色的乳頭. 下體的陰蒂平常只有黃豆粒大,但充血時卻有小核桃那麼大。兩片粉紅的陰唇緊緊的包裹著那充滿誘惑的地方。

               ·分割线·

  玫,早在4天前,lucy就把她放了,为什么?因为玫根本上就是lucy的人!就在郊区城堡的时候,有一天玫找到了被关着的女王Lucy,直接跪下来舔女王的过膝靴,她告诉lucy她迷上了摇的那条裙子,她也想要一条,这种衣服还能进化,改变实在是太神奇了。

  女王lucy的答应了她,同时在她的帮助下也成功逃脱了。同时也把自己的魔装靴送给了玫。也就是在她的帮助下,女王lucy才能以假的身份进入组织,甚至掌握了boss的行踪成功地绑了。

  现在两人正在四合院喝着咖啡。

               ·分割线·

  蕾还是一样关着,每天定时送吃的过来。

  这个人送吃的人,正是律子,而个时候正是律子骗林杲去香港玩的那段时间。
  没错其实律子一直待在这里。

  这几天,蕾的胸部竟然足足大了一个罩杯,直追女王lucy連女王Lucy也感覺到了威脅感。

  律子好几次问lucy给了什么蕾吃,而女王lucy只是说秘密,还没到时候。

  直到第五天,律子要回去的前一天,女王lucy告诉律子,现在是时候了。和律子一起来到了摇的房间。

  「蕾,過來,把衣服脫了。」說完坐在了床沿,摇來到了女王Lucy跟前,毫不猶豫地把衣服脫了,「嘖嘖,身材越來越好了。」女王lucy不顾一旁的律子捏著摇的奶子,「該是時候給你開苞了。」

  「什麼叫開苞?」

  「就是讓男人玩這個東西。」她指著摇的小貓瞇. 「自己的東西為什麼要被別人玩?」

  「因為這樣很舒服。」

  「比那樣還要舒服?」

  「傻孩子,那當然了。晚上你來我們房間吧。」

  说完就带着律子走了,lucy看出来律子很多东西要问。

               ·分割线·

  走出了房间,依然来到了中间的房间,律子和女王lucy坐下,不一会儿果然律子最先忍不住问了出来,「她,她是怎么了?」

  「她喝了我的淫水」女王Lucy只是冷冷地说出一个事实。

  似乎一点也不在乎接着又说「就是你每天送过去的」

  律子似乎想起了什么「那不是牛奶么?」

  女王lucy冷笑了一声「我每天都在牛奶中加了几滴我的淫水,当初我只是做报复,没想到最直接的变化竟然是她的胸部,竟然大了一个罩杯,再之后皮肤好像变白了一点,我当时觉得很神奇,目前好像也没什么新发现,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在牛奶中加了几滴乳汁,没想到,第四天她就对我无话不说」

  女王lucy和律子说了很多听得律子一愣一愣的三观基本都毁了,什么衣服还会变形?乳汁能给人洗脑,好吧直到夜渐渐深了。两人才手拉着手一起回到房间,看样子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过了今晚,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变故……
  这一切都在酝酿中,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第三节:第三卷

  進入了臥室,没等多久门就敲起了,大量黑色的液体从女王lucy下体涌出,不一会儿竟然变出了一根狰狞的肉棒。之后女王Lucy打开了门。

  女王lucy對蕾說:「不要緊張,一有點痛,但馬上就好了。」蕾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女王lucy坐在了沙發上,說:「蕾,先讓我欣賞一下。」蕾來到父親跟前,脫下了那件自从醒过来就穿着的的內衣,胴體變展現在女王Lucy跟前,「嗯,真不錯,」

  Lucy捏起了蕾的乳頭,「很有彈性。」

  蕾這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光著身子,平时哪怕是玩sm都是穿着女王服的,再加上敏感的乳頭被粗糙的手指肆意玩弄,臉上不僅一片飛霞,其实蕾的年龄不大,20来岁。别看她是组织幕后boss。

  「lucy,你們也脫了吧,我一個人光著身子,怪不好意思的。」女王lucy首先脫了衣褲,露出豐滿的身段,「蕾,你,來,跪下來仔細看吧。」
  蕾按照指示,臉的正前方恰是狰狞的肉棒。律子也配合着看了过去,刚刚可是亲眼这玩意是如何变出来的,不由觉得十分神奇。

  蕾一看到和自己下面一樣黑黑的「草」,然後看到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像是一條肥肥的蟲,下面是兩個球,「咦?這東西怎麼這樣?」

  「它可是可以讓你欲死欲仙。」

  「真的嗎?我可不信,你看這軟不拉嘰的東西,還沒我手指硬呢!」蕾用手指捏起那「蟲」說. 不捏不要緊,一捏可不得了。那東西突然越來越大,蕾嚇的連忙放手,一眨眼,那條軟軟的蟲便變成了一根粗粗的棍子,在蕾面前一跳一跳的,像是在示威。

  「怎麼樣,這樣行了吧。」女王lucy握著那話兒說. 「不要怕,」律子走過來輕撫著被嚇得一楞一楞的蕾的頭說. 「這道理就像你陰蒂會硬起來一樣,摸摸看吧。」蕾這下才緩過神來,接過女王lucy手裡的那活兒。

  這東西握在手裡燙燙的,仔細一看,它還分兩截,前端比後端要大,還有一條縫. 聽律子解释說才知道前端叫做龜頭,下面兩個球叫做陰囊。

  蕾用手指比了比。哇賽!足足有三隻手指那麼粗,一個半手指那麼長,塞到那裡去會是何種感覺,想到這裡,臉發燙,下面也不自覺得變得濕濕的了。
  「lucy,我有點怕,這麼大,戳得進去嗎?一定很疼。」天哪这真的是幕后boss么?哪个还说收费女王呢?怎么就没有一点样子呢?女王lucy一手扶住额头。

  「疼是會有一點的,因為第一次嘛,難道你不想變成女人了?」「想,可是……」。

  「要不我們先做一次示範,一來讓你知道全過程,二來讓你的那裡濕潤一下。」「好吧,就這麼辦吧。」

  於是,「戰地」便轉移到了床上。

  因為要讓蕾看清楚,他們便準備用正常位幹一次。

  当然了其实这也是律子的第一次。

  首先,律子平躺在床上,然後支起自己的雙腳,使自己的外陰完全暴露,似乎这一刻早已等待多时万分熟悉。

  女王Lucy似乎不想馬上把那話兒放進去,她用手扒開了陰唇,夾起了陰蒂,不停地玩弄著,又拉又拔。

  律子好像被弄得很舒服的樣子,輕輕的吟叫,「嗯…對…:就是那裡…嗯…快…快捏…啊…啊…就這樣…」

  「哼,小骚蹄子叫的真浪」说着手也没停另一隻手也伸了上去,玩弄著大小陰唇。律子配合著他的動作,也對自己的兩個乳頭發起「攻擊」。

  蕾從未看到過如此香艳的情景,看得她面紅耳赤,心跳加快。不一會兒律子小貓瞇裡流的愛液已經弄濕了床單,陰唇和陰蒂也變得紅紅的了。当她虽然是当收费女王没错,可也只是兴趣,可以说是把那活当成一种发泄,对学习对工作压力的发泄仅仅如此。

  「快…啊…快進來吧,求…求求你,快進來…」律子已經「舉白旗」了。
  「進到哪裡?」女王lucy手上的活兒不停,還在挑逗著她。

  「嗯…進…進到我的屄裡. 」

  「再重複一遍」

  「請…請快…快插到我的小騷屄裡…」律子哀求道。

  蕾萬萬沒想到,给自己送饭看上去高贵无比的美女會如此的放蕩。小貓瞇裡也流騷水。

  律子扒開自己的屄,露出裡面紅紅的壁肉,上面沾滿了愛液,亮晶晶的閃著光。

  女王lucy也停止了愛撫,「好,我來了。」手握著那話兒,瞄準她的小屄,一下子頂了進去,「啊!」律子一下子從床上彈起,下身一陣抖動。

  「對,再頂,頂死我吧!」蕾定睛一看,女王Lucy的整根「棍子」完全沒入律子的陰道裡,虽然自己也很想被這樣插,但也有些害怕,這麼大的一根都插到自己的屄裡……「『一抹红色从律子小穴中缓缓流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盆植物出现在女王lucy手上,正是之前放在组织内小莉也就是她丈夫化成的那一盆花。

  看来今天给律子破瓜也不是Lucy一时兴起也是有着计划的。

  那盘植物竟然完全把鲜血吸收了,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一丝鲜红。

  狰狞的肉棒上残余的血丝则被黑色液体化成肉棒完全吸收。

  Lucy一下一下的抽插,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插得律子時時似哭泣似的哀叫,下面愛液流個不停,弄的Lucy那話兒沾滿了愛液。插了一會兒,律子便語無倫次,「嗯…嗯…啊…插…不要停…我…我的小貓瞇被插得好爽…啊…啊…對…就是…就是這裡…快…快轉…啊…嗯…嗯…啊…我快不行了,我 .…我要丟了…」

  於是lucy拔出了那話兒,只見律子的陰唇一陣抽搐,便流出了白白的,濁濁的陰精。

  「真沒勁,這麼快就沒了。」Lucy失望地說. 「留著給蕾嘛。」律子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地說. 这会儿没人注意到植物已经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一尺来高的蛋。不过现在根本没人注意到。

  蕾和律子的位置換了換,蕾躺了下來,律子卻變成了旁觀者。

  蕾按曲起了雙腿,使她的兩個洞都暴露在两人面前。

  羞恥心使她屄不停地流著愛液。

  女王Lucy摸了一下,「嗯,不錯,已經那麼濕了。」

  「我就知道她是有這方面天賦的。」律子在旁邊搭腔道。

  「嗯,不需要前戲了,直接吧。」Lucy握著那剛剛經過激烈戰鬥而依然金槍不倒的那活兒,準備挺進. 「別,等…等一會兒,別用太大力氣。」蕾似乎有些害怕。「好吧,我會盡量溫柔的。」

  Lucy輕輕的扒開蕾的小屄,把那話兒慢慢的塞進去,由於蕾流了許多愛液,所以一還算順利,但龜頭還沒塞進去一半就遇到了阻礙,女王Lucy是有經驗的,知道這是處女膜,不過不得不弄破它,雖然是很痛的,但長痛不如短痛,lucy心一狠,用力一下子頂了進去。

  一聲清脆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啊…………痛,好痛啊!!」

  「乖,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律子爬了過來安慰著蕾。

  lucy也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再弄痛了蕾,只見殷殷的處女血順著那話兒不断地被狰狞的肉棒吸收。而这时候女王Lucy的下体却不断地滴出黑色的液体,而液体不断地爬向了床侧的蛋。

  此时蛋外面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蕾慢慢從劇痛中清醒過來,陰道口附近撕裂般的劇痛也好了許多,反而第一次有異物深入陰道產生了一絲絲快感。

  「蕾,怎麼樣,好些了嗎?」律子撫摸著蕾的臉。

  「嗯,」蕾點點頭,然後把頭轉向Lucy,不好意思地說:「女王,你繼續吧。」Lucy看見蕾已經沒事了,於是又了挺進,這下子沒遇到什麼阻礙,一竿到底。蕾雖然感到還是有一點痛,但龜頭對壁肉的摩擦帶來的快感遠遠勝之。
  那話兒每一次進出都會引起蕾陰道的抽搐,蕾終於領略到了性交的快樂。
  「这屄果然她妈的緊,真爽!哈哈哈~ 」Lucy女王疯狂了起来忽然加快了速度。蕾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限,不斷的發出類似呻吟的響聲。

  兩個人忘情的抽插,看得旁邊觀戰的律子慾火上升。

  她轉過身,用屁股對折蕾的臉,頭湊近兩人的結合部,看著那話兒在蕾的屄裡進進出出,「潔兒蕾,快舔我的騷屄。」

  蕾原本閉著眼睛享受著快感,聽律子一叫,睜開雙眼,只見律子的屄和屁眼都完全暴露在眼前,散發著騷騷的氣味。

  蕾連忙用舌頭舔開律子的陰唇,肆意玩弄著她得屄。

  「嗯…對…對…屁眼也要弄…不要管我,把整根手指都插進去…對…啊………啊………就這樣,不停得插…」蕾自己的屄在被別人插,而自己又在弄別人的屄,再加上lucy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只覺得身體似乎消失,最終Lucy用力的一頂,蕾達到了高潮,陰道一陣一陣有力地緊縮,不自禁地流出滾燙的陰精,感覺好似飛上了天。

  Lucy也因為蕾陰道地一陣一陣緊縮,達到性高潮,在那一瞬間,她拔出了那話兒,把黑色的液体全部射在蕾的臉上。

  发泄过后女王Lucy变出来的之后狰狞的肉棒消失不见。最子也在自己手的幫助下體驗了第二次快感。

  蕾舔了舔嘴边黑色的东西,就在这时候,异变发生,原本女王lucy射在蕾面上的黑色液体发生了改变,黑色的液体把蕾的头部整个包裹了起来。整个看上去有点像摔跤手的头套。

  三人相擁而眠,蕾和律子都笑了,她们知道,以後她们都是女人了。

               ·分割线·

  第二天,律子便回去了,lucy说过过几天会过去帮她一起对付那个总想得到她身体的丈夫。身心都被lucy征服的律子这次出奇的并没有反对。并且盘起头发穿上皮女王服看上去高贵万分。

  女王Lucy忽然感觉下面传来异样的舒适感,仿佛电流一样,流过之后让她的身体抽动起来——黑色的液体不断从下体流出。

  随着身体的抽动,lucy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全裸的女王lucy看了一眼一旁的蕾说「宝贝,让我们接着我们进行最后的仪式——你现在先去换衣服。」

  女王lucy说着本应该是莫名其妙的话,但是蕾却是理解了她的意思。
  女王Lucy前辈指着桌子上的衣服,是一套内外两件式的连身长裙。可不就是摇身上那一套么。

  外面是一袭低胸红色乳胶带有反光的长裙,裙摆的高度直达脚跟,左右两边各有两道开口。接下来是一条黑色乳胶质袜。长度刚好到大腿一半。

  蕾瞬间就被这衣服吸引了,这衣服有着不一般的魔力,蕾只觉得忽然感到有千百条闪动的电流,刺激着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带,在瞬间引发多次的快感。
  蕾的身体随着这些快感不自主地抽动了两下。当这些窜流在全身各性感带的快感忽然一齐汇集到脑袋中时,蕾的意识在瞬间被这些快感所淹没。

  回过神来的时候,蕾发现自己正坐在沙发上前发呆。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梳妆完毕了,甚至连头发都吹烫妥当了。

  因为换成了乳胶质的紧身长裙,使她的双峰有明显地被集中提高了些,在紧身衣裙的束缚下,她的双峰是如此的波荡。或许简直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想摸它一把。

  卧室里面有大镜子,蕾起身站在穿衣镜前欣赏她的下半身。

  那乳胶摆裙,开口的裙摆根本挡不住任何光线穿透直达里面黑色乳胶质的过膝袜。

  现在倒是十分的感谢女王lucy赐给她的这套衣服了,如果是一般根本穿不出这下半身玲珑优美的曲线。小蛮腰让人不由得想轻轻一握。

  乳胶般的裙摆轻沾在乳胶袜上,蕾此时此刻享受着便愉悦地沈浸在作为女人的乐趣中。

  「ok啦?」女王Lucy笑着,望着蕾,蕾倒是有些感动的点了点头。相互都很满意「那么,现在要进行最后的准备了——」柳女王lucy说:「宝贝,回去躺在沙发上,然后弯起膝盖张开双腿。」

  哎?这是要做什么?

  「要干什么?」蕾照做了,躺在了沙发上,一脸疑惑地望着天花板,现在看不到女王的脸,只能看见天花板——「没什么,要把分离出来的此世之恶寄生在你的体内,也可以说死我全部的力量,我已经被摇背叛过一次了,这样子就算你清醒了,你也不可能逃掉的」

  停了一会儿女王lucy接着说「这事律子不知道,你也别告诉她,这是我赐给你的好处,其实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相反你会变得更加完美,在这之后我就要迈出那一步了——蜕变」深吸了一口气女王lucy才接着说「为了这一刻我准备了很久了,甚至牺牲了小莉来调配出种子。在那时候我会失去所有的一切变成最弱小的存在,变成普通人,一个孕妇,普通的孕妇,把自己新生孕育出来。

  接着女王Lucy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接着说「这个身体你也看到了,看到没有,这,黑色的纹身,已经开始布满全身了,不久我会变成一滩黑水,因为这个身体承载不了黑水,于是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把黑水变成精子,然后我再受孕,结合再一起的新生应该可以承受得了黑水,现在精子已经做好了,马上就可以怀孕了。而在这时我得保证你不会对我出手,不但如此最好还能保护我。」

  lucy下体不断滑下黑色液体——不一会儿又再次在小穴上一点的位置凝固了起来

  这是……一根和昨天几乎一样的黑色狰狞棒状物。

  旁边都是黑色的粘稠的物质,不停地蠕动着,好像有生命一样——「这得到律子的第一次后才能有的能力呢,赋予,没错,你可以看成是女王的恩赐,从我身体内取出的这些东西,可以让你变得很厉害呢,如同超人一般,仪式完成的话,可必须让这个东西在你身体里面扎根呢——咯咯,在之前我只能控制这些液体改变形状,可还是不能分离我体内,现在可以了。放心吧,得到了你的第一次后我对这些黑色液体控制又加深了,进入你体内的都是改造过的,基本上都是我的孩子对你没害的。不会出现我身上纹身一样的东西」

  Lucy似乎说着很可怖的话,蕾有点本能慌乱起来——扎根——?

  那种恶心的东西?

  那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女王Lucy示意蕾不要挣扎:「没办法了呢,这可是好东西哦——乖乖的,把腿张开,阴道肌肉放松——」

  是啊,做这种事情都是很舒服的啊。昨天不是才试过么?

  经Lucy这样一说,蕾焦虑的心情立刻一扫而空,原本想抵抗不肯张开的阴户也松懈了下来。

  「这个东西不会夺取你的意志,也不会控制你的思想,只会把你内心变的干净如同一张白纸,再把邪恶的一面扩大,这样你就不会背叛了吧,因为你本就邪恶啊哈哈,你也不可能逃离的——更何况,你或许会沉浸其中吧——就是s属性一样,说不定还会上瘾呢,我就是这样过来的,不同的是在你心中我会很重要」
  女王Lucy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她将那个蠕动的,黑泥一样的东西,送到蕾阴道的洞口。

  「先从哪里开始呢?」碰触到蕾的阴道,黑泥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变得活跃起来——「不,不要——啊!」当黑泥爬上蕾私处的那一刹那,蕾敏感到立刻高潮起来,阴道里面流出淫水。

  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阴户顿时全开。

  只是淫水与黑液相遇那个东西仿佛更兴奋了,拼命的往蕾的阴道里面蹿。
  这一刻蕾根本无法进行任何的思考,只能任凭着黑泥钻入自己的体内——
  此时在身体内的黑泥,似乎想要吸取养分,因此当黑泥发现淫水这种营养的液体时,毫不客气的吸收了起来,并且不断的刺激子宫以及阴道,淫水分泌的更多——子宫里的黑泥因为吸收淫水,而又变大了一点,但蕾的肚子并没有变大,黑色的液体不断地里面钻,钻到了子宫还有卵巢里面,疼痛被转化成剧烈的快感,蕾的双腿几乎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那些东西,已经贯穿了整个子宫。开始向着五庄六腑继续蔓延。就像一滴墨水滴入清澈的湖水一般不断扩散。

  随着黑色液体的不断注入,女王lucy的E  的乳房有些许缩小的倾向,相反蕾的胸部却在不断增加。

  原本只是c杯的蕾在穿上紧身长裙之后在挤下下已经变成C  ,不一会儿变成了D .相反女王lucy此时的胸部已经变成了E,这增长比大概是1:2这其中应该有黑色液体同化了蕾下体淫水的原因吧。

  女王lucy一咬牙,通过下体输送出更多的黑色液体。

  这下蕾叫得更大声了一浪接着一浪,蕾两眼上吊,接近崩溃状态,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流下。

  实在,实在太,太快乐了!

  原本之前黑色液体形成的黑色头套也渐渐发生波动。

  当然变化最大的还是两人的胸部,这一会儿女王lucy已经缩成了D杯看上去就像半个香瓜,而蕾的胸部竟然变成F杯形状就像木瓜。

  「会……会不会太大了」蕾自然也是看见了自己的双峰弱弱的问。

  「乳不巨何以聚人心,你的组织也该好好整顿整顿了。你还得保护我呢」对着蕾,女王lucy只是冷冷地回答。

  蕾的身躯一颤,似乎是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不知道女王lucy是听进去了,还是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倒是没有再给蕾增加乳量了,但女王并没有就此停止动作。

  虽然胸部还在不断变小,但下体还在不断继续抽插。

  蕾在欢愉的峰顶喊出最后一声,便瘫软在沙发上。如同一条死鱼一般,然而女王lucy却并没有停下动作。

  黑色液体已经安静的盘踞在阴道里面现在不断地扩散。

  「高潮了,动不了了么?这才刚开始呢」没错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但蕾现在已经完全地销魂了,整个人彷彿坠入五里云雾中,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很棒,对吧?这个黑色液体可是此世之恶呢——只要完成仪式后,你会变得相当敏感,比如说只要稍微得到快感,黑泥就会控制你的的阴道做不自主的收缩,之后制造出一波一波的高潮将你的的思想整个淹没掉。直到你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为止,它才会停下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吸毒,不应该说是性瘾,然后你只能在获得快感的同时不断堕落」

  「好了,蕾。先告诉我你目前的状况。我要看看你究竟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了『蕾悠悠坐起,喘了一口气道:」哈啊哈啊,好棒的感觉,想就这样一直一直地堕落下去,』「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很好,那我们进行仪式的下一步融合黑液将和你的灵魂融合,放弃抵抗吧。」女王lucy冷冷地说道。
  此时的蕾是什么的听不进去了,嘴上不断嘟囔着「我要,我要,给我更多更多。」

  「如你所愿,都给你……」女王lucy的嘴角微微一笑。

  一阵痉挛蕾的脑海似乎闪过了一些念头,像是被纠正了一般。

  之前说黑色液体能和爱液同化繁衍出更多的黑色液体,这是女王Lucy吸收了律子处女鲜血所得的能力,而现在这个就是吸收了蕾处女鲜血所获得的能力了,能够让黑色的液体和人的灵魂融合,使其堕落,一旦融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一个人。不管之前是怎么样纯洁的一个人,都会变成深入骨髓的淫荡。这是发自内心的。

  女王Lucy看着蕾双眼无神的样子,于是说:「蕾,尽量保持高贵,你可是女王」

  「是。」蕾转了转双眸,又恢复了自然的模样。内心却随着lucy的命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很好,看样子很成功」女王lucy的语气充满了喜悦。

  同时控制着蕾体内腰部分的黑色液体流向了臀部,不一会儿腰身变得纤细,而臀部则变得更加丰满。

  F的木瓜奶,加上后面西瓜一样大的翘臀,中间连接着盈盈一握的腰肢大概只要32寸,从侧面看上去形成了一个完美的S形身材。

  这便是女王lucy的恩赐,女王的奖赏。

  真完美女王lucy忍不住,低下头一下子含住了蕾的一个乳头。

  接受了黑色液体融合改造又被女王lucy命令为女王的蕾不会再像之前像小孩子一样我要我要地叫床了。

  在不知不觉中语调提高了几分,不但如此,还是不是出现一两声娇笑。
  「哦呵呵……不够不够,给我更多。我要变得更加完美,我要做女王,我要变得跟你一样」蕾之前疯狂的表情已经不见,虽然还是一般的淫荡,可此时说出的话却更加露骨,如同女王般向她的子民不断地索取着。

  「好,马上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如你所愿堕落吧宝贝」

  只见原本昨天射在面上的已经凝固变成了头套的黑色液体此时重新变成了液体,一部分融合进了头发,原本到肩膀的发丝此时长到了腰部,一部分融入了红唇,此时红唇变成了黑色,还透着光泽显得格外的妖异。连眼影也变成了黑色的烟熏妆。

  最后女王lucy离开了蕾,在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而之前黑色液体变成的肉棒则还是留在了蕾的下体内。

  「好,把衣服穿好。」

  「是。主人」蕾起身,放下红色乳胶长裙的裙摆。

  这时候,可以蕾清楚地感受到黑色肉棒在蕾的子宫里面的充实感,不断地刺激着淫水的分泌,那种时时刻刻的被填满的感觉,完全的统治了蕾的意志。
  女王Lucy低下头,去见到蕾的酥胸,笑问道:「这长裙还舒服吗?『」嗯,确实有集中提高的效果,其实蕾的双乳被挤得有些坚挺肿胀了。可是并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觉得自己好性感——』「现在感觉怎么样?」女王lucy微笑着,看着蕾,「你你喜欢乳胶类衣服么?以前好像没见你穿过」

  「呃,那是蕾没有试过的缘故。其实乳胶很性感的。反射着光泽,很吸引人,而且就像这紧紧地包裹着我,这种感觉,很温暖,就像被人保护着,被人呵护着,被无数人舔着,摸着啊~ 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到了极点。」

  蕾在描述的时候,丝毫没有羞耻的模样,「还有袜,这种整双腿触感,让我感觉不论触碰任何质料的衣物,或仅是吹过一阵清凉的微风,下半身都好像有快要被融化似的愉悦。太神奇了」

  那个寄生在蕾阴道的肉棒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蕾的阴道壁,缓慢的蠕动着,刺激着蕾的身体分泌他需要成长的养分。身体无时无刻的处在高度的敏感当中,肉棒会不断地触发蕾的身体进行高潮,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摇的思维永无止境。
  像刚刚说出了那些话肉棒给蕾带来的快感比做爱时获得的快感要多上10倍就像毒品一样,深深地刺激着她,让她难以自拔。

  「这样就好啦——你先出去,我还有事情。」女王Lucy说,蕾欢欣的点了点头。

  「去吧,记住在别的眼前保持好女王的状态,你可是高贵的女王哦!」
  蕾关上卧室的门,感受着下体里面不断的涨出来的幸福感,仿佛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仪式准备已经完毕了,至于女王lucy就差最后的仪式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奥丁领域】满月之梦(受诅咒王子Cornelius x 森林魔女velvet)】【作者:落裔】 下一篇:【金庸群侠之淫贼DLC】(03)【作者:biscuit侠】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